第五章 两种未来的故事

这一年是2039年。

过去20年来,全球性战争显著增加。各国都在力争摆脱美元和人民币的主导地位。有时,这种经济动荡会引发暴力冲突。富裕国家遭受政治衰落和棘手的经济衰退之苦,而贫穷国家则徘徊在几乎全面崩溃的边缘,因为连续的经济危机将财富和权力进一步巩固到核心的中央与财团的手中。

阿里巴巴、腾讯、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等全球性科技公司控制着国际互联网市场,经过几轮政府施压、反托拉斯诉讼与和解,它们均同意交出用户数据以换取市场保护。巨头公司与世界各国政府全面分享各种用户信息,了解每个人购买记录,视听记录,每个人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内容以及每个人的实时地理位置。科技公司已成为国家政权的“雷达卫星”。个人隐私不复存在。

这使政府能够对其公民进行前所未有的控制。随着坎蒂隆效应的加剧, 与政权核心有裙带关系的人获得了极高比例的财富,贫富差距继续扩大。数字监控是一种常态,而对专制政府的批评逐渐消失。政府和大型企业对货币的控制,意味着他们可以审查言论,异议内容创作者无法获得报酬以支持他们的工作。

思想的多样性如今变成了异教徒的产物。世界各地的警察使用物联网、医疗植入数据、电话跟踪、交易历史和搜索查询来定位和惩罚持不同政见者。反对意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现金已经消失,所有购买行为(包括可能隐藏一个人身份的地铁票、报纸和面具等物品)都是数字化和被监控的。国家和跨国科技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

这一年是2039年。

充满活力的全球经济继续蓬勃发展。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积累财富,能够负担得起住房,并开展新的业务。来自曾被称为第三世界国家的企业家正在推动全球经济的创新。换个地方生活比以往更容易。政府之间不得不相互竞争, 因为公民可以选择他们想要居住、工作和纳税的地方。个人所得税降低,而市政基础设施、服务和学校的质量因全球之间的政府竞争而得到提高。

许多小企业提供的多种新兴商品和服务的激增,带来了比想象中更多的创新。曾经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许多跨国公司已经被来自全球各地的小型企业所淘汰。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无需许可的、私人的支付手段来支付任何费用。

随着公民越来越擅长绕开严苛的资本管制, 并为自己保留财富而不是将其交给精英阶层,许多独裁政权已被推翻或削弱。

政府被迫从控制转向竞争;个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