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GitBook
现在还很早
大多数改变世界的技术最初都被人群所忽视。想想电力,它最初被认为非常危险;电话,当初没有人想买它;汽车,肯定不能在鹅卵石路上跑;飞机,可能不太安全;微波,据说会破坏食物里所有营养价值;手机,据说会导致癌症;或者互联网,注定要失败。请记住《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的话,他在1998年写道:“到2005年,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将不会超过传真机。”
任何基础技术,从冰箱到信用卡,都遵循接受曲线 (adoption curve),并在一开始就有很多怀疑论者。最终,曲线指数上升,呈现为一个S形,技术传播开来。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比这一事实更公平或民主的想法了:今天的任何人——无论他们的所在地点、性别、语言、年龄、教育水平或财富——都可以充分参与到比特币(一种仍在其接受 S 型曲线底部的快速增长的技术)里面来。
就可用性、容量、公众意识和商业利益而言,比特币目前远未达到所需的水平。没有足够的公司建立在比特币上;没有足够的学者专注于它;没有足够的教师传授它;没有足够的商家接受它;没有足够的非盈利基金会支持其发展;并没有足够的公众领袖认真地用其能力去帮助实现金融隐私。在这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关注度、参与度和批判性思考。
世界上只有不到1%的人口拥有过比特币。如果投入适当的时间和资源来开发用户友好的钱包、交易所和教育材料,比特币有可能为全球数十亿人带来真正的改变。比特币可以帮助任何人获得更多的财务自由,但它可能首先会帮助那些最需要它的人。
尼日利亚、土耳其、菲律宾、委内瑞拉、伊朗、中国、俄罗斯或巴勒斯坦的人民在他们的金融体系中没有与西方国家一样的自由、人权和信任。对他们来说,比特币是一种出路。
选择退出、沉默和离开是抗议的新形式。为了实现变革,个人无需与成千上万志同道合的人进行协调,就可以每天或每周一次地淹没街道。这些人可以像发送电子邮件一样轻松地转走他们的财富。现在,一次一个人就能发起抗议。最初的接受度将是涓涓细流,然后汇聚成溪,最终成为滔天洪水。
Last modified 1yr ago
Copy link